中新社四川分社正文

粮食存进“银行”,没损耗还有利息

2020年10月13日 10:06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曹惠君

分享到:

  绵阳市安州区河清镇的“粮食银行”内,6台烘干机正在作业。

  绵阳市安州区河清镇同心村村民吴桂林拿着“粮食银行”出具的存折。

  抢丰收 一线问秋粮

  “粮食银行”好处多

  ●集中储粮可将粮食损耗降低至1%-2%

  ●有利息收入

  ●农户可随时支取粮食、现金或兑换农资和生活用品

  ●农户可获得低价植保、收割等增值服务,以更低的价格买到农资

  10月9日,绵阳市安州区河清镇的“粮食银行”内,同心村村民吴桂林拉着一车粮食正在交接,“现在不用晒粮,谷子在田里收了就拉到这里卖,很方便。”

  长期以来,晒粮、储粮问题让种粮效益打了折。如何打通这“最后一公里”?“粮食银行”或成为一种新的解决路径。

  据测算,“粮食银行”集中储粮可将粮食损耗降低至1%-2%,相当于增加了一批“良田”。此外,还减少了农户在储粮环节的成本和损失。

  近日,记者走进河清镇探访“粮食银行”。

  四川在线记者 史晓露 文/图

  痛点 粮食存放成困扰,户均储粮损耗近65公斤

  “像这么湿的谷子,过去根本卖不脱。遇到天气不好,谷子堆在屋头就要霉烂。”说起储粮,吴桂林打开了话匣子。

  种粮大户、同心村村民张明在当地承包了500亩地种粮食,过去虽连年丰收,但效益却因“最后一公里”损失不少。

  “找不到地方晒,只有晒到马路上,找不到地方存,恨不得床底下都堆起粮。”张明说,2017年仅储粮环节就损失三四千公斤,加上人工晾晒费,少收入1.8万元左右。

  全国农村固定观察点办公室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农户户均存粮为812公斤,若按照8%的损耗率计算,户均损耗近65公斤。

  如何减少损耗?新型储粮方式——“粮食银行”应运而生。2018年9月,河清镇率先在绵阳市安州区推行“企业+合作社+农户”,依托区上的新民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和国峰金穗粮食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探索建立“粮食银行”。

  探索 “粮食存折”在手,可随时支取兑换物资

  正值收粮高峰期,记者在河清镇“粮食银行”仓库内见到,6台烘干机24小时作业。“入库前要先检测水分是否达标,再根据不同品级定价。国庆节前平均每天有上百吨粮食入库。”“粮食银行”负责人、国峰金穗粮食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唐代兵介绍。

  吴桂林交完两批粮食,拿到了“粮食银行”出具的一本存折。翻开存折,上面记录着:9月23日,第一次存粮765公斤,按照2.16元/公斤计算,共计1652.4元;第二次存粮745公斤,按照2.12元/公斤计算,共计1579.4元。

  农户存放粮食,可获得等值“粮食存折”。凭这本存折,农户可随时支取粮食、现金或兑换农资和生活用品,还有利息收入。唐代兵介绍,如果向“粮食银行”存入1吨粮食,按照2.4元/公斤计算,相当于存入2400元,年利息为96元。

  此外,农户还能从合作社获得低价植保、收割等增值服务,以更低的价格买到农资。“在‘粮食银行’兑换肥料,每吨要节约一两百元。”吴桂林说。

  河清镇人大主席殷华算了一笔账,“粮食银行”免费为农户烘干粮食,可以为农户节约晒粮成本40元/吨;农户把粮食存入“粮食银行”,综合节约晒粮成本、储粮成本和粮损、获得的卖粮额外收益、低价农药农资等增值服务优惠,一吨效益可增加400多元。

  那么参与的企业和合作社又靠什么盈利?“主要靠赚取差价来盈利。”唐代兵介绍,农户将粮食经营权以“定期”或“活期”的形式让渡给企业,“粮食银行”将粮食卖给大米厂、面粉厂,开展粮食加工、流通贸易等业务,从而盘活粮食资源,获得增值收益。

  此外,企业和合作社还可以从物资兑换、植保服务上获取收益。“我们和10多家涉农企业合作,省去中间环节,帮农民拿到价格更低的农资。”唐代兵说。

  观点

  补齐监管短板,让存粮农户更放心

  “今年受疫情影响,农户卖粮少了。”唐代兵说,目前有1000多户农户参与,距离目标还有差距,“我们的目标是5年达到存粮10万吨,但运行两年多来,累计存粮仅4000吨。”

  “老百姓还是怕存入不稳当。万一取不出粮、拿不到钱怎么办?”殷华说,为此“粮食银行”按照收购总额20%的比例设立了风险储备金,由镇村监督。

  作为民间探索,“粮食银行”还需要纳入制度化的轨道。西南财经大学农村改革与发展研究所所长汪希成介绍,重点在于防范经营不善、粮价不确定性波动等情况带来的风险。

  “要谨慎稳妥地推进。”省粮食和物资储备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正在制定粮食行业“十四五”规划,将进一步完善“粮食银行”运行机制。

  汪希成建议,健全创新“粮食银行”盈利模式、完善延伸产业链条,确保经营可持续性。同时,运用期权、期货、保险等金融工具来削弱市场风险。制定“粮食银行”市场准入标准,建立健全粮食备付粮制度、风险准备金制度、资本充足率最低限额制度来缩小信用风险。“特别是应尽快出台相应法律法规,探索建立‘粮食银行’监督委员会,通过政府监管、出台法律、行业自律,对企业和农户进行规范和保护。”


中国新闻网·四川新闻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本网或中国新闻网·四川新闻"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新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新闻网·四川新闻"。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中国新闻网·四川新闻采编部 电话:+86-28-62938795